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65小说 >> 武道大诸天 >> 第371章 佛门之劫,独尊堡主

第371章 佛门之劫,独尊堡主

“彭~”

了空手中佛串崩断,佛珠落在地面发出“叮叮”脆响。

禅院众僧还是头一回看到了空如此失态。

和诸僧不同,了空听完了财富榜后,瞬间便知,这财富榜不仅仅是佛门的大麻烦,而是在断佛门根基!

特别是最后的那条注解,如今全天下的老百姓,听到佛门二字,怕是第一反应便是“有钱”了吧?

“阿弥陀佛!”

了空以莫大的毅力勉强平复心情,然后开口道:“不嗔、不贪、不惧。”

“禅主!”三人出列合手。

“安排弟子通传各寺,立即着手拆除铜胎金像,换成泥胎鎏金佛像。”

“是!”

“安排好后,你们立即出发,先前所说之事尽早办完。”

“是!”

“阿弥陀佛~~”了空双手合什,眉眼低垂唱了声佛号。

见此,殿内众僧起身合什,对了空回了一礼,“阿弥陀佛~”

待到殿中只剩了空一人时,他终于崩不住脸上平静的表情了。

巨大的鎏金佛像下,了空的脸上时而悲苦,时而狰狞......

......

百晓生此次的榜单,不仅只有慈航静斋被灭门之事在中原造成了极大的轰动。

财富榜的影响更为剧烈!

若说慈航静斋被灭门,影响的的中原武林。

那财富榜影响的,则是中原各路义军!

同安郡。

位于历阳郡上游,其郡治为同安县。

杜伏威的江淮军占据此郡已有月余,但江淮军却没了进一步的扩张之势。

倒不是杜伏威不想扩张,他如今勉强也算得上是兵强马壮,但平民义军的先天不足,导致他占据的地盘除了人口收益之外,其他方面的收益极少。

说白了,就是没有政事人才,而此项缺陷引起的后果则是江淮军如今非常穷!

缺粮!

缺武器兵甲!

连军响的缺口也十分大。

但,今天一切都有了转机。

同安郡守府的书房内,杜伏威看着手中的情报,眼中精光闪烁。

与此同时,渤海高开道、河北窦建德、南阳朱粲、东海李子通、毗陵沉法兴、豫章林士宏等一干反王,都做了和杜伏威同的样决定。

在了空完全没想到的情况下,这些义军似乎约好了一般,突然之间便对境内的佛门寺庙下手了!

起先他们还只是挑选那些背景不深的寺庙下手,但从这些小庙中得到的铜像以及埋于地底的铜钱银两被清算出来后......

各路义军都疯了!

大业十二年的十一月,中原的大部份地区似乎突然就和平下来了。

原本还相互争夺地盘的各路义军,除了还在抵抗隋兵的一些草头王之外,其他的“大王”纷纷开始梳理境内寺庙。

一座接一座的佛像被融,一箱接一箱的金银被搬出,有些义军甚至连庙中的和尚都不放过,年轻的拉回去充军,年老的耕地,若有识字的,还强行带去做了军师。

这些义军中,仅有瓦岗李密和鄱阳汪世华未有动作。

李密是深知佛门底蕴,而且瓦岗在他的治理下,勉强还能撑得下去,所以经过深思熟虑后,暂时并未对佛门下手,但也令境内各寺庙缴粮纳税。

而汪世华则因是治下郡颇为祥和富足,并不缺钱缺粮,所以并未对佛门下手。

大部份义军的突然安稳,便将仍然埋头北上的宋阀军,和跨江南下的张须陀军给显露出来。

如今寇仲率领的宋阀军,已攻至长沙郡,一旦全据长沙,那便完成了既定战略。

而张须陀所率的襄阳军,也在杜如晦的帮助下渡过长江占领了澧阳郡,正在谋划武陵郡。

若长沙和武陵两郡拿下,那南部两部便能成功会师!

......

成都,有间楼,甲字二号院书房。

黄麟将手中情报收起,又拿起书桌上的一封密信。

自十月初八寇仲率师出征后,他便来了成都,至今已有近两个月,连原先邀战宁道奇的计划都暂时搁置了。

主要是宋缺担心巴蜀出什么意外,他自身要淬骨,还要盯着北征之事,便委托黄麟走了这一趟。

是以一些重要情报,都优先汇集于此。

黄麟手中的密信,便是张须陀用飞鸽传书送过来的。

信中内容并不多,只是有两条。

其一,程咬金、单雄信和魏征三人,带着三千余人占据了新野,与留守襄阳的秦琼有过接触。

因未得黄麟同意,程咬金等人在新野驻防,以防南阳的朱粲南下。

但粮草物资皆需襄阳方面供应,希望黄麟批准。

其二,澧阳之事能如此顺利,皆因杜如晦之功,其原因是杜如晦的同门薛收,在澧阳武陵一带颇具名望。

因此拿下武陵不难,但薛收的安排也需要黄麟点头,此人如今算是义工。

看到此处,黄麟心中对张须陀赞叹不已。

不亏是当过朝廷大官的,这种事办的太有分寸了!

换了是那种草头王,老大不在的情况下,下面的带兵领将碰到有人来投,那肯定就欢天喜地的接收了。

但这样产生的后果便是将领会被老大猜忌。

如今的杜伏威和辅公佑二人便是如此!

稍稍考虑了一下,黄麟决定抽空亲自走一趟。

薛收之名他未曾听过,但既然是杜如晦的同门,那肯定也是王通的学生了,能顺利拿下江南两郡,其功不小。

而程咬金三人带兵来投,更值得他亲自面见,否则一个不好起了别的心思,他后悔都来不急。

正要起身,便听见外面响起脚步声。

黄麟听得出,这是许掌柜派在他这独院中的仆人朱召,实际上也是此地的情报人员。

“黄爷。”朱召的声音在书房外响起。

“进来吧。”黄麟收起桌上的情报和密信。

“独尊堡的方管家来了,小的已将客人带到了前厅。”

朱召的一言一行,都和普通的仆家无二。

方益民?

这人是独尊堡的大管家,解晖派他过来,是出什么事了?

黄麟起身出门,同时挥手道:“你下去吧。”

“是!”朱召告退而去。

不一会,黄麟便来到前厅。

厅中正有一个四十来岁、衣袍华丽的锦衣大汉在客座喝着茶水,见到黄麟到来,连忙起身抱拳,恭恭敬敬的说道:“冒昧前来,还望黄公子恕罪。”

方益民态度恭敬,持礼有节,叫人挑不出一丝差错,不不仅仅是独尊堡的规矩教养,也是黄麟的威名所至。

黄麟随意的摆了摆手,“不需如此,解堡主派你过来,可是出了什么事?”

他之前和解晖的见面并不愉快,但好在解晖不仅是宋缺的结义兄弟,也是他的狂热粉丝,倒没弄出些什么狗血之事。

“并没出事。”方益民先是解释了一句,然后才说道:“我们堡主请了绝色榜上的青璇姑娘于今日在堡中吹奏,所以堡主特意派在下前来,邀公子赴宴。”

“今日?”

黄麟皱了皱眉,老实说,他对石青璇挺好奇的,不仅仅是因为原着中对她的描述太过完美。

另外他也想验证一下,石青璇和师妃暄到底是不是同一样。

上辈子的时候,有些脑洞大开的沙凋网友,坚持不懈的认定石青璇和师妃暄是同一人,这个论点最大的依据便是两人从未同时出现过。

可他此时刚刚决定去见薛收和程咬金等人,虽说不差这半天,但因为美色而耽搁正事,总归是不好。

念及此,黄麟摇头说道:“黄某身有要事,今日得出行一趟,大概是没这福气听闻青璇姑娘大作了。”

“公子,这...这......”方益民一下就麻了,这要请不动黄麟,他回去日了绝对不好过!

黄麟见其情神,不由皱了皱眉头,“怎么?”

“公子,机会难得,青璇姑娘极难请动,您要不......还是去一趟?”方益民小心翼翼的说道。

黄麟顿时便知,其中肯定有什么门道!

若说解晖想坑杀他倒不至于,也不会弄出这么明显的破绽。

但方益民的态度着实有些奇怪。

想到这,黄麟当即脸色一肃,气势稍露几丝,眼神深幽的看着对方,“说吧!怎么回事?”

方益民额头上的汗珠一下就冒了出来,可他此时哪敢擦汗,战战兢兢的躬着身子,脑袋恨不得扎进胸间,“是...是.......我们堡主......以您的名义,才......才请动了青璇姑娘。”

搞什么鬼?!

黄麟看着眼前恨不得钻进地里的方益民,对解晖无语至极。

还什么特意请他去赴宴欣赏石青璇大作,搞半天是以他的名义请的人家!

这骚操作简直了!

“为何要用本座的名义?本座和你们解堡主见面时,你应该也在场吧?关系并不融洽。他好歹也是江湖有名的高手,怎会如此行事?”黄麟心中好奇至极。

当初他刚来成都时,那解晖因为梵清惠的原因,对他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两人不说见面成仇,但也不算愉快。

所以他一直住在有间楼,甚少去独尊堡。

如今解晖竟以他的名义去请人家石青璇,这是什么操作?

“那个......我们堡主请了青璇姑娘好多次了,青璇姑娘一直没答应,所以......所以......”方益民埋着脑袋,脚指头在靴中不停的抠啊抠。

“那...解堡主用了我的名义,石青璇就答应了?”黄麟惊讶道。

他还没见过石之轩,更别提石青璇了,哪来这么大的面子?

方益民点了点头,“就是如此。”

啧......

黄麟眯着眼,摩挲着下巴。

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在石青璇面前有这么大的面子,一时间心里对那她充满了好奇。

稍稍琢磨了一下,便对方益民说道:“行吧,我就给你们堡主一个面子。”

他考虑的是这次真要拒绝了,那解晖肯定会因此事大为丢脸,两人的关系就更加恶劣了。

这次是解晖理亏,他不计前嫌的走一趟独尊堡,也能借此赚对方一个人情,对巴蜀连接襄阳之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嗯,绝对不是因为那莫名其妙的成就感!

......

独尊堡位于成都北郊的万岁池南岸,坐南朝北,几乎是一座小规模的皇城,连护城河都有!

全堡以石砖砌成,予人固若金汤的气象。

一路通过横跨护城河的吊桥,因有方益民带路,是以并未有任何盘查。

入门处是一座石砌影壁,绕过影壁是一座高大的石牌坊,上书“忠信礼义“四个大字,接通一条笔直的石铺通路,两旁植有苍松翠柏,房舍藏在林木之间,景色幽深。

方益民领着他经过一道横跨自西北蜿蜒而来的清溪上的石桥,便见前方位于独尊堡正中的建筑组群,其间楼阁峥嵘,斗拱飞檐,画栋凋梁。

虽说不是头一回来此,但黄麟仍然会因这独尊堡而想到灵鹫宫。

两者尽管风格不同,但都属石堡一类,多少有些相似之处。

尤其是主堂石阶下,两侧各蹲着的一座威武生动、高达丈作的巨型石狮,更令他想到了灵鹫宫前的那对巨大的石鹫凋像。

见方益民带着他绕过了主堂,黄麟开口问道:“不在此处?”

主益民边走边侧身回话,“青璇姑娘嫌主堂太过威严,所以选在了侧园的得月楼。”

黄麟笑了笑,跟着他踏实上了一条通往侧园的羊肠小径,两旁的花草不知是何品种,竟在这寒冬之下开的灿烂夺目,绿荫怡人。

此处他还是头一回来,之前几次都是在主堂面见解晖,然后在主园和宋玉华见了一面。

走过小径,前方视野骤然开阔,一方池塘横在眼前,有蜿蜒的廊桥连接池塘两端,四周树木浓密,廊桥的另一端是一座五间三层的木楼,大门上悬着一块凋刻着【得月楼】三字的牌匾。

楼前有一雄壮大汉,抬头负手侧门而立。

从黄麟的角度,也只有看到这大汉的如刀削般的侧脸和指长短须。

黄麟撇了撇嘴,解晖这装逼的风格都和宋缺一般无二,脑残粉无疑了。

方益民过了廊桥便向黄麟告罪了一声,急行几步走到解晖身边低头耳语,显然是在汇报刚才在有间楼的事。

待黄麟走到近前时,方益刚好汇报完毕,在解晖身侧站立不动,黄麟调笑着说道:“解堡主这事,做的不地道啊。”

解晖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逝,随后轻哼了一声,绷着脸看向黄麟道:“此事算解某欠你一个人情!如何?”

黄麟知他意思,这是要他在石青璇面前拆穿此事,斜睨了对方一眼,“这点小事,黄某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但解堡主可不能再因那事对黄某使气。”

解晖闻言沉默了一会,最终叹了口气,“解某也知道,那事对大哥来说百利而无一害,但心底终究有些郁郁。”

黄麟撇了撇嘴,暗骂了一声舔狗,随后说道:“解堡主怕是不知,如今不少江湖前辈嗷嗷叫的要找我报仇敌,让我领死呢。”

顿了顿,他又一脸好奇的问道:“你说,那梵斋主怎么就这么有魅力,令这些阀主堡主什么的念念不忘呢?”

“......”解晖再次沉默。

少倾,他才缓缓开口,“老夫没大哥那惊世魄力,虽明白其中问题,但最终却只能困囿其中,这世间终究只有一个天刀,余者皆是如我一般的碌碌之辈罢了!”

黄麟愕然。

搞半天,这是心里明白,但就是忘不了的那种?

正要开口,萧音从楼间传来......

------

未分章

副本开始收尾了,有点难

修个仙就码了两章,总感觉不划来

武道大诸天最新章节 - 武道大诸天全文阅读 - 武道大诸天txt下载 - 细雨任平生的全部小说 - 武道大诸天 265小说

猜你喜欢:黑色四叶草:从签到开始开局复活101位老婆食戟:味蕾反转重生之嫡女妖娆丧尸绝城锦绣嫡女腹黑帝重生嫡女有空间一品特种兵神偷杀手特种兵我能复制天赋坐忘长生实力不允许我低调末日崛起沧元图星辰变电影世界的无限掠夺外科教父星峰传说创造游戏世界重生九零:小辣妻,狠会撩如意小郎君网游之剑刃舞者回到明末搞基建仙木奇缘凤戏天下男无上神帝对垒长生十万年城府综漫之最强训练家
完本推荐:群凤戏龙全文阅读傅医生是醋缸全文阅读霸主从至尊龙头开始全文阅读小家碧玉全文阅读小班长,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啦?全文阅读少汪几句ABO全文阅读福运甜妻有空间全文阅读许你一百八十迈全文阅读肆意少年时全文阅读九星之主全文阅读大恩以婚为报全文阅读被美强惨大佬盯上后[快穿]全文阅读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全文阅读致命偏宠全文阅读团宠妹妹成了权臣的小娇包全文阅读娱乐:开局救下刘天仙的母亲全文阅读锦宅全文阅读全球神祇:开局亿万倍增幅,成为聊天群群主全文阅读名门暖妻:老公要听话全文阅读我可以包养你吗?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从洪荒开始到诸天万界团宠宝贝成了娱乐圈顶流影视从小欢喜开始签到在红楼遮天我师弟无始太能打了皇明皇太孙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从苦逼的金丹老祖开始一路渡仙隋末之群英逐鹿我是东京电视台台长我有特别的修仙天赋大明新命记这真不是第四天灾联盟:我的青钢影让母校出名了我在诸天搜集金手指谍战剧里秀人生当无限降临13路末班车2又见九叔美漫里的无限奖励锦鲤娇妻凶又甜蝉动医妻三嫁独步成仙这个医生很稳健我若修仙法力齐天木叶:最强神级选择原神,长枪依旧乒乓人生

武道大诸天最新章节手机版 - 武道大诸天全文阅读手机版 - 武道大诸天txt下载手机版 - 细雨任平生的全部小说 - 武道大诸天 265小说移动版 - 265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