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65小说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 第405章 黑虎杀鸡

赵军家院里.

朱大山看了眼一脸惊愕的赵军,开怀大笑,抬手在赵军肩膀上一拍,笑问道:"咋样?舅爷这眼光可以吧?"

赵军转过头,俩眼直勾勾地看着朱大山,但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这话没法说.

赵军要说这狗不行,朱大山也不会信,反而会觉得赵军不想把好狗借给他.

没办法,赵军只能点了点头,回身到仓房里取出几根麻绳,准备把黑虎拴上,交给朱大山带走.

当赵军回到屋前时,却发现朱大山已经和黑虎互动上了,他抬手不断地逗扯黑虎往起站.

黑虎也配合他,往起一蹿一蹦的.如此一来,朱大山竟然没出来看这狗有条前腿有问题.

但见赵军走来,朱大山一指黑虎,问道:"这狗,你干啥拴这么严实啊?五花大绑的."

原来,这黑虎身上拴着两根绳子,一根套在它脖子上,而另一条扁宽的绳子,缠箍着黑虎的后背前肘,就像后世宠物狗带的牵引绳一样.

赵军闻言,无奈一笑,道:"这狗太欢实了,怕它祸害园子."

"那有啥的."朱大山毫不在意地一挥手,笑道:"好狗,它就是有精神头,那半死不拉活的,能打着啥呀?"

说着,朱大山回手一指那趴在狗窝前,把狗头搭在爪子上的白龙,又对赵军说:"就像你那狗,蔫了吧唧的,一瞅就不行."

赵军刚把黑虎身上的套子解开,使麻绳在其脖上系了个扣,听朱大山之言,赵军顺他所指望去,看见朱大山指的是白龙,不禁摇头一笑.

拴好黑虎,赵军把绳子交在朱大山手中,嘱咐道:"舅爷啊,这狗你现在领回去,得搁你家待一白天,你可得给它拴住了哈."

"你是不是信不着你舅爷呀?"这老头子理解问题的能力,跟正常人不大一样,他一手抓着绳子,一手摸着黑虎的狗头,对赵军说:"这狗,我咋领走的,咋给你领回来,不带给你整丢的."

赵军一听,就知道这老头是又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不禁有些无奈.但见朱大山往右边一指,对赵军说:"把那俩狗也给我拴上."

赵军抬眼一看,见朱大山指的是大胖三胖,也不说话,直接提着绳子就向大胖三胖走去.

朱大山牵着黑虎跟上,来在大胖三胖面前,对前面的赵军说道:"赵军呐,这俩狗是不是也厉害?"

赵军闻言,转过头看着朱大山,忍不住笑了,问道:"舅爷,你咋看出来的?"

听赵军如此说,朱大山还以为赵军是在肯定自己的眼光,当即哈哈一笑,伸手又去摸旁边黑虎的狗头.

黑虎也是配合,抬起脖子扬起头,眯着眼睛配合着朱大山.

"好狗!"朱大山忍不住夸赞了黑虎一声,然后看向赵军,一手抓着绳子,一手指着黑虎道:"你看这狗,虎头虎脑,活蹦乱跳的."

"呵!"赵军忍不住想嘲讽两句,但一想这是长辈,就连忙憋住了.

朱大山抬手,又一指大胖三胖,道:"你看这俩狗,大体格子,身大力不亏呀!"

赵军无语了,但这老头性子有点横,用东北形容,就是有点特.所以,赵军根本没法劝他.

见赵军不说话,朱大山还以为自己说的对呢,当即笑道:"咋样?你舅爷可以吧?当年你爷活着的时候,我还跟他一起打过猎呢."

"啊?"赵军一怔,忙问道:"舅爷,没听说过你打猎呀."

"你上哪听说去."朱大山笑着摆手道:"那老早以前了,那时候还没有你呢."

"嗯呐,你说的对."赵军应了一声,暗自腹诽道:"你要再早点,还没有我爸呢."

这时,朱大山环顾院子,砸吧下嘴,感叹道:"到你家这院站一会儿,我还想起你爷了.那年我……也就你现在这岁数,成天跟你爷屁股后边混,你爷打着啥,我帮他往家拖,完事蹭点肉吃."

说到此处,朱大山突然问了赵军一句:"这在打围里,是不是叫跟揍儿啊?"

赵军卡巴卡巴眼睛,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活了两辈子,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这么形容自己个儿的.

跟揍儿,那说的是狗.帮狗,就叫帮腔子,还叫跟揍儿的狗.

无奈之下,赵军只能当没听见,同时把拴着大胖三胖的绳子往朱大山手里一塞,道:"舅爷,不是我当小的撵你,这我妈没搁家,我还着急上班呢,我就不留你了."

说着,赵军还一指那边的白龙小熊,问道:"那俩狗,你牵着不?"

"不牵!"朱大山摇头,道:"那一个蔫了吧唧的,一个母狗子,能干啥呀,我不要,我有这仨狗就够了."

说完,朱大山牵着三条狗就往院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回头对赵军说:"你快收拾收拾上班去吧.这仨狗,等我用完了,我给你送回来.你就别担心这狗了,不带给你弄丢的."

"那舅爷,你慢走哈,有空过来."赵军本来还想再嘱咐老头子两句,但听他这么一说,到嘴边的话只能咽回肚里.却在心里想道:"我不担心狗,但我挺担心你."

其实这也挺好,要是朱大山把小熊白龙领走了,赵军还真不放心.但不放心,却是怕狗受伤.

可这老头,非得领黑虎和大胖三胖走,这赵军就不担心狗了.

以大胖和三胖的性子,若是赵军在,它俩倒是会和黑熊拼上一拼.可赵军不在,那它俩绝对能毫发无伤全身而退.

至于黑虎么,赵军不放心的是,怕它祸害朱大山.

朱大山哪里知道这些啊,老头子借来了狗,而且还是他看中的三条"好狗",心里高兴得很,美个滋儿地牵着狗往家走,一边走,还一边哼唱着小曲:"我的粮啊,我的粮.秋收打粮,装满仓哎,啊,哎!哎!哎!"

"哎呦!"忽然,三条狗一起往前挣扎,朱大山一怔,用力拽住绳子往前一瞅,见迎面走来了李宝玉.

"李家大小子!"

"朱爷!"刚从刘梅家回来的李宝玉,见长辈先跟自己打了招呼,就忙冲朱大山点头,应了一声.但看朱大山牵着三条狗,李宝玉便问:"你咋把它们牵出来了呢?"

"我家苞米地进黑瞎子了."朱大山道:"我没办法,就上老赵家借几条狗,赶赶那黑瞎子."

李宝玉不知道朱大山跟谁借的狗,他只以为赵军已经去上班了,只有不懂狗的王美兰在家.

否则的话,赵军绝不会把这三条狗借给朱大山.

一想到此,李宝玉还看了眼被大胖三胖夹在中间的黑虎,也是好心地对朱大山说道:"朱爷,你不能领它们……"

"咋不能啊?"还没等李宝玉说完,朱大山就打断了他,没好气地说:"这是我孙女婿家的狗,我咋不能领啊?"

"不是……"李宝玉也无语了,这老头也不听人把话说完呐.

"啥不是啊!"朱大山一横眼睛,又打断了李宝玉的话,道:"你是跟赵军关系好,但我们可是亲戚呐,我要借狗,赵军都没说啥,你咋这么多话呢?"

"是,是."李宝玉一听,连忙点头道:"朱爷你说的对,我错了."

"你可不错了么!"朱大山从李宝玉身上收回目光,又怼一句:"你跟赵军是关系好,但我们还是亲戚呢!"

说完,朱大山牵着三条狗就走了.黑虎走在大胖三胖中间,朱大山仍然没发现这条狗腿脚有问题.

看着朱大山远去的背影,李宝玉呵呵一笑,摇头自言自语道:"你跟我哥哥是亲戚,那狗也不带轻祸害你的."

朱大山领着三条狗回家,进院就把狗都拴在了堆杂物的仓房里.

不得不说,这老头子脾气倔说话横,但心眼儿不坏.他还抱了一些干草,铺在地上让三条狗趴着.

拴好了三条狗,朱大山从仓房里出来,一边往屋前走,一边喊道:"娟啊!娟!"

"哎!爹,你回来啦?"一个中年妇女听见声音,从屋里出来,便问:"赵军咋说的啊?"

"那孩子来不了."朱大山此话一出,见王娟有些失望,当即笑道:"人家现在每天得学(xiáo)习,晚上不能贪黑,我一寻思,就给他家狗借来了."

"借来狗了?在哪儿呢?"一听朱大山从赵军家借来了狗,王娟很是好奇,跟着朱大山到仓房看了一眼.

打围的狗,到谁家都不讨人厌,大胖三胖就那么安静地趴在干草上.

而黑虎呢,长着大嘴,伸着舌头,冲这二人摇着尾巴,一副讨人喜欢的模样.

"这狗真好啊!"看见黑虎的第一眼,王娟只觉眼前一亮,忍不住赞叹道:"你看它,胖的跟球似的,油光锃亮的."

不得不说,黑虎这家伙,卖相是越来越好了.

它自从到赵军家,就顿顿不少吃.哪怕到了伏天,白天零上三十三四度,别的狗都吃不下东西,它也毫不受影响.

再加上会卖萌讨好,整得王美兰赵虹赵娜都喜欢它,平时吃干粮啥的,都会从自己嘴里省出一些,来喂黑虎.

此时的黑虎,头小身子大,胖的像一个球似的.而且,一身黑毛油光锃亮,光看外表,这绝对是只好狗.

"娟啊!"朱大山看着黑虎也是喜欢,忙对王娟道:"赶紧的,给插点苞米面,喂喂狗!"

王娟听了,脸山笑容一滞.她过日子挺仔细的,平时吃锅头大饼子掉个渣,都得使手指头蘸起来,放进嘴里.此时让她给狗吃苞米面,却是有些为难人了.

朱大山也知道儿媳妇会过日子,便劝她说:"想让狗干活,得先让它们吃饱了.晚上把那黑瞎子撵走,这能保下来多少粮食呢?"

王娟闻言,一想也对,当即面色稍缓,点头道:"行,爹,我听你的."

王娟进屋,刷锅烧水.等水烧开,将开水舀在苞米面里,将其烫熟.

为了能让三条狗尽快吃好吃饱,王娟还特意把装烫苞米面的盆,坐在凉水里拔凉.

然后,她找了个破盆,还有槽子,把苞米面糊分开,喂给三条狗吃.

可这三条狗,早晨是在家吃过饭的.此时还不到九点呢,大胖和三胖都吃不下,但见黑虎吃光了自己那份,就可怜巴巴地冲着朱大山摇尾巴.

朱大山心一软的结果就是,黑虎自己干掉了所有的苞米面糊.

这看的王娟既心疼又担心,心疼是心疼好好粮食都进狗肚子了,担心是怕黑虎吃坏了.

可见黑虎吃完,就趴在地上舔爪子,她和朱大山才放心地回屋.

此时,朱大山的孙子朱江还在家.只不过他昨晚守夜,一宿没睡,今早回来就躺在炕上不起来了.

朱大山昨晚也没休息,回到屋里就上炕补觉.一直到吃午饭的时候,这爷俩才被王娟叫起来.

王娟做的豆角炖土豆,炖菜时上面放帘,帘上蒸窝头一锅出.

三口人坐在炕上吃饭时,朱江就问王娟,道:"妈呀,今天立秋,你咋没割(gā)块肉回来包饺子呢?"

"哪有钱了?还割肉!"王娟咬了口窝头,含糊不清地嚼着说话道:"咱家钱,不都得给你留着娶媳妇么."

朱江一听,就闷头吃饭,不说话了.

而这时,朱大山放下筷子,拿起三钱的小酒盅,少抿了一口酒,撂下酒盅,再拿起筷子时,才对王娟说:"娟啊,你和爱国啥时候有工夫的,你俩上老王家去一趟,赶紧把俩孩子的事定下来."

说到此处,见王娟点头,朱大山又补一句,道:"你看人家赵军和马玲,说定就定了."

"爸呀."王娟叹了口气,道:"咱能跟人家比么,人家赵军家有多钱呐,人家盖五间大瓦房呢."

"是呗."朱江夹一根豆角吸溜进嘴,然后和朱大山开玩笑地说:"爷,你要给我盖五间大瓦房,我跟王艳茹的事,明天就能能定!"

"上一边去."即使是跟自己孙子,朱大山说话也挺横,只听他道:"还五间大瓦房!把你爷我骨头渣子卖了,也换不来呀!"

怼完朱江,朱大山又对王娟说道:"立秋了,不买肉也得包饺子.要不行,一会儿你割点韭菜,包点韭菜鸡蛋的吧."

"行."王娟点头道:"正好这几天攒五个鸡蛋了,够咱家包一回的."

朱大山闻言,有些不满地嘀咕道:"这特么一到伏天,鸡都不乐意下蛋,都多少天了,才攒五个蛋."

"喔哦!喔哦……"朱大山话音刚落,窗外就传来了母鸡的叫声.

朱家三口人精神一震,他们知道,这是老母鸡下完蛋的鸣叫声.

公鸡打鸣,母鸡下蛋,这是常识.但母鸡在下完蛋以后,会发出一阵高昂的叫声,这是炫耀,是母凭子贵.

"嗷喔……嗷喔……"

突然,母鸡发出声声惨叫,可朱家三口人也没当回事.

因为老朱家不但有三只老母鸡,还有一只大公鸡.公鸡和母鸡亲热时,公鸡的行为是暴力的,通常会对母鸡连骑带叨.

而且,叨住就不撒口,直到它从母鸡身上下来.它这么整,母鸡自然叫的痛苦.

但很快,母鸡的惨叫就消失了,因为公鸡顶天也就三秒.

这时,吃饱了的王娟撂下筷子,从炕上下地,蹬布鞋时,对朱大山和朱江笑道:"又能捡个鸡蛋,咱们晚上包饺子能放六个鸡蛋了!"

听她这话,朱大山和朱江祖孙俩脸上也都露出笑容.这年头生活不易,吃不上肉,能吃上鸡蛋也挺好了.

朱大山端起小酒盅,把剩的酒都倒入口中,可就在这时,只听走到外屋的王娟尖叫一声:"死狗!"

冷不丁一嗓子,吓得朱大山一激灵,倒入口中的酒,一下呛进了气管里.

"噗……"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最新章节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全文阅读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txt下载 - 百李山中仙的全部小说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265小说

猜你喜欢:锦绣嫡女腹黑帝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末日崛起陈六合重生家中宝都市最强战医红色莫斯科奇迹的召唤师EVE:开局一座空间站东晋北府一丘八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最新章节手机版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全文阅读手机版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txt下载手机版 - 百李山中仙的全部小说 - 整座大山都是我的猎场 265小说移动版 - 265小说手机站